欢迎光临安博电竞登录官方网站

      员工风采

      沙特金融市场发展的独特轨迹

      发布时间:2022-10-03 04:09:27 来源:安博电竞官网 作者:安博电竞入口 阅读 5

        公元610年,先知开始在阿拉伯半岛传播教,确立了的五大功课“念礼斋课朝”,其中“朝”即朝觐,每一位有经济实力和体力的成年都负有前往麦加朝拜的宗教义务;所有,无论男女,都应尽最大努力争取一生至少要前往麦加朝觐一次。

        世界各地前往麦加进行朝觐的信徒们催生了货币兑换商的诞生。最初,货币兑换商主要进行黄金和白银之间的交易,随着朝觐范围和规模的扩大,他们的商业活动覆盖了主要币种,为全球朝圣者兑换、提供在沙特朝觐期间所需的货币。

        吉达通常是在沙特开启朝觐之旅的第一站,20世纪,这里汇聚了诸多的货币兑换商,最有名的货币兑换商们来自也门的哈德拉毛省(Hadhramaut),包括阿穆迪(Al Amoudi)、巴默德(Bamaoudeh)、卡基(Kaki)、本·马哈福兹(bin Mahfouz)等。但在利雅得最大的货币兑换商是纳季德地区的萨利赫·拉杰希(Saleh Al Rajhi),随后他创办了沙特第二大银行——拉杰希银行(Al Rajhi Bank)[1]。

        通过朝觐,货币兑换商们手里持有大量外币,这演化出沙特早期两项重要的金融业务。首先,货币兑换商们与中东和欧洲的主要银行机构们搭建、发展了紧密的利益纽带,进行货币置换和进口贸易。其次,沙特开采出石油后,王国内涌入大量的外籍劳工,帮助这些外国劳工直接向母国进行货币转换的侨汇成为其另外一项重要盈利业务。

        20世纪60年代后,手头握有大量资金的货币兑换商扩大在沙特国内外的业务范围。一方面,他们参与沙特国内经济建设,向有发展潜力的商人和企业注资,扮演起风险投资的角色;另一方面,他们的身影活跃在国际金融交易市场,开始在期货、期权等金融衍生品上进行投机。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美国宣布放弃每盎司黄金35美元的固定汇率,黄金价格迅速飙升。一些货币兑换商在黄金期权交易中出现重大亏损,沙特货币局(Saudi Arabian Monetary Agency, SAMA)介入救市,开始加强金融市场监管。除黄金期权交易失败外,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飞涨的石油价格为沙特带来大量的国家财富,国家金融机构取代货币兑换商走向沙特金融市场舞台的中心。

        1973年10月6日,埃及和叙利亚对以色列在1967年“六日战争”中占领的西奈半岛和戈兰高地发起进攻,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与此同时,10月14日,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Arab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OAPEC)同西方石油公司就提高原油标价的谈判破裂。10月16日,海湾五个阿拉伯产油国与伊朗一同在科威特开会,决定单方面把每桶原油的标价提高70%,达到5.11美元,欧佩克越过西方石油公司,夺取油价定价权。随后,为支持同以色列作战的埃及和叙利亚,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召开部长会议,讨论采取一致行动以打击支持以色列的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逼迫他们停止对以色列的支持。

        10月20日,费萨尔国王(Faisal bin Abdul-Aziz Al Saud)宣布从全球能源市场撤回沙特石油,并对美、日、欧等支持以色列的国家采取“石油禁运”的政策,其他海湾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立刻跟随,世界能源市场立刻每天减少500万桶石油供应。这一举措也为沙特赢得了更多的能源财富。1973年12月,海湾产油国在德黑兰举行会议,决定从1974年11月1日起将原油标价再次提高127%,从每桶5.012美元提高到11.65美元,并规定产油国政府要从每桶原油中得到7美元收入。[2]与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前相比,石油价格价格翻了两番。1974年,沙特的石油收入猛增4倍,超过200亿美元,这大大增加了它的财政力量和国际支付能力,使它拥有了雄厚的资金,[3]具备金融改革的经济基础。同时,石油贸易本质上是国家间的国际性贸易,这一特性决定了沙特金融市场国际化的发展走向(一)国家金融机构

        随着石油财富带来财政收入的暴增,沙特具有国际视野和先进理念的精英们如阿巴·哈伊尔(Aba Al Khail)、哈立德·戈萨比(Khalid Al Gosaibi)、艾哈迈德·扎基·亚马尼(Ahmed Zaki Yamani)和希沙姆·纳扎尔(Hisham Nazer)等人积极推动王国金融现代化。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举措是强化沙特货币局的权威,使其成为强大的中央银行,领导建立一个规范、健康的金融和资本市场。

        沙特货币局成立于1952年。1970年代后,它加强对王国内银行和货币兑换商的控制,通过注资的方式实现国家控股。今天在沙特注册的八家商业银行和四家银行中只有两家最小的比拉德银行(Bank Al-Bilad)[4]和贾兹拉银行(Bank Al-Jazira)[5]没有被国家控股。此外,在费萨尔国王的全力支持下,沙特国内的精英们创办了一批重要的国家金融机构,包括:

        沙特工业发展基金(Saudi Industrial Development Fund, SIDF),该机构于1974年成立,可向沙特国内的工业项目提供15年内的无息信用贷款,以推动国内工业化进程。为吸引国际直接投资,沙特政府于2017年在沙特工业发展基金下设立了总规模达133亿美元的国际伙伴基金(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und, IPF),用以与外国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6]

        房地产开发基金(Real Estate Development Fund, REDF),该机构于1975年成立,旨在为自己建房或以租赁为目的建造公寓的小型投资者们提供融资;[7]

        农业发展基金(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Fund , ADF),该机构于1962年成立,以促进沙特现代农业的发展。随着石油财富的增加,沙特政府加大农业银行的资金,对沙特农业活动进行大量补贴,到1980年代后期,沙特已成为世界上第八大小麦出口国,王国内的乳制业也蓬勃发展,不仅为国内市场提供多种乳类产品,还远销其他海湾国家;[8]

        社会发展银行(Social Development Bank, SDB),也被称为沙特信贷银行(Saudi Credit Bank, SCB),该机构成立于1971年,主要业务是为沙特人的婚姻嫁娶、房屋维修和个人紧急情况提供贷款;[9]

        一般社会保险组织(General Organization for Social Insurance, GOSI)。1969年,沙特颁布了社会保险法,并于1973年增加了年金条款,该组织为此成立,旨在负责管理非政府雇员的养老基金,资金来源是私营部门向沙特人支付薪水中扣除的7.5%,该组织通常一并领导公共雇员退休资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美国国债,同时,也投资助力沙特国内现代化工业的发展。[10]

        1970年代,银行迅猛发展。银行与传统银行之间的根本差异是其强调贷方与借款人共同承担风险。为此,银行主要开发了三种类型的金融工具:

        第一种是债务工具,如穆拉巴哈(Murabaha),萨拉姆(Salam)和伊斯提斯那(Istisna),涵盖了购买和转售合同的变化,在该合同中,银行以借款人的要求代购商品,通过标高价格进行结算获得收入;

        第二种是租赁工具,如伊吉拉(Ijara)这样的准债务工具,本质上是租赁合同,银行与借款人签订合同以规定的租金和期限租赁特定的资产;

        第三种是损益共享工具,包括穆沙拉卡(Musharaka)是一份股权参与合同,即银行以参予股份的方式合作实施发展项目,借款人有权逐渐购买银行的股份;穆达拉巴(Mudaraba)是受托人类型财务合同,其中银行为项目提供资本,借款人提供劳动,利润和亏损按协议双方进行分摊。

        此外,还有一种不受大部分教法学家认可,但被广泛使用的金融工具——苏库克(Sukuk),它是一种债务融资的债券,已被全球大型公司和政府广泛使用。苏库克是一种较为复杂的金融工具,它在银行与最终借款人之间设立了特殊目的载体(Special Purpose Vehicle, SPV),银行向特殊目的载体发放长期借款,借款人由此获得资金,在还款时参照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 (London Inter-Bank Offered Rate, LIBOR),并附加费用。[11]

        沙特人在银行的发展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1977年,费萨尔国王的儿子·本·费萨尔(Mohammed bin Faisal bin Abdul-Aziz Al Saud)创办了埃及费萨尔银行(Faisal Islamic Bank of Egypt)和苏丹费萨尔银行(Faisal Islamic Bank of Sudan),取得了成功。之后他与阿联酋开国总统扎耶德·本·苏尔坦(Zayed bin Sultan Al Nahyan)、巴林第一任埃米尔伊萨·本·萨勒曼(Isa bin Salman Al Khalifa)和弟弟阿卜杜拉·本·费萨尔(Abdullah bin Faisal Al Saud)等人于1981年创办了达尔·玛尔信托(Dar Al Maal Al Islami Trust, DAM Trust),该集团包括三个主要业务部门银行、投资和保险,拥有遍布四大洲的广泛网络,设计了一系列全面的金融工具,旨在将投资者的资金引导到可行的符合教法的运营和投资中。[12]另外一位沙特的银行先驱是萨利赫·阿卜杜拉·卡迈尔(Saleh Abdullah Kamel),他于1982年创办了巴拉卡银行集团(Al Baraka Bank Group, ABG),在17个国家和地区有超过600个分支机构,巴拉卡银行集团致力于按照教法的原则提供零售、企业、资金和投资银行服务。[13]限于沙特严格的教法环境,这两家享有国际声誉的银行都未能落户沙特。直至1988年,沙特才颁发了第一家银行的牌照,批准拉杰希银行的成立。

        这一时期,沙特以国有机构,特别是沙特货币局为主体进行现代化改革,注重加强对金融市场的监管,对国际金融资本市场和国内外投资采取较为审慎的态度。

        该计划由经济和发展委员会委员、财政大臣·阿卜杜拉·贾丹(Mohammed Abdullah Al-Jadaan)领导,六位经济领域的重要人士一同组成该计划的负责团队,[14]旨在使金融机构支持私营部门的发展和增长,培育先进的资本市场,提升金融规划能力。至2020年,该计划已向13家金融科技支付公司颁发牌照,目标在2025年培育30家有竞争力的新兴金融科技公司,沙特证券交易所塔达武尔(Saudi Stock Exchange, Tadawul)市值在剔除沙特阿美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后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80.8%。为实现这些目标,沙特加快金融市场改革步伐,呈现出两大特点。

        第一,密切与国际金融资本市场的联系。现任财政大臣贾丹1963年出生,是一名商业律师,1995年与全球知名的高伟绅律师事务所(Clifford Chance)合作创办贾丹律师事务所(Al Jadaan and Partners Law Firm),在其供职十年,直至2015年1月29日被任命为沙特资本市场管理局(Capital Market Authority of Saudi Arabia, CMA)主席,上任后立刻推动塔达武尔向外国资本和外国投资者开放。仅一年后,2016年11月1日,他取代在任二十年的易卜拉欣·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萨夫(Ibrahim Bin Abdul Aziz Al Asaf)成为新任财政大臣。[15]在贾丹的管理下,塔达武尔已被成功纳入MSCI、标普道琼斯(Standard & Poors Dow Jones)和富时罗素(FTSE Russell)的新兴市场指数,这有利于沙特吸引国际投资者的关注、获得丰富的融资渠道、吸引更多的海外资本。截止2022年3月,塔达武尔市值已达3.2万亿美元,成为全球第十一大证券交易市场,也是中东地区第一大证券交易所。[16]对外国银行的管理也出现明显变化,自1980年代以来,沙特推行境内银行机构的“沙特化”以更好的服务国内市场、推动工业化进程。2030愿景推出后,沙特政府对国外银行持更加开放的态度,允许外国银行对沙特境内的分支机构100%控股。

        第二,确立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PIF)的核心地位。公共投资基金于1971年成立,旨在为沙特经济发展和重大项目建设提供金融支持,长期以来该基金隶属于财政部(Ministry of Finance),发挥的作用有限。2015年,该基金从财政部脱离,直接向·本·萨勒曼领导的经济和发展委员会负责。2017年,在推出金融部门发展计划的同时,沙特政府推出了公共投资基金计划(Public Investment Fund Program),由王储亲自领导,该计划的负责团队有八位重量级成员,[17]足以证明地位在不断上升。沙特政府正在将其打造为全新的主权财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 SWF),使其在沙特金融市场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一方面,公共投资基金在不断提升自身规模,截止2020年,该基金规模已达4000亿美元,目标在2025年达到1.07万亿美元。在庞大资金的支持下,公共投资基金采取更加主动积极的投资策略,向沙特国内外的高新企业和重大项目注资,该计划已在沙特国内娱乐、旅游、军工、新能源、再融资等十多个领域投资建立30多家企业,特别是全力推动未来城(NEOM)、齐迪亚(Qiddiya)、红海(the Red Sea)和罗森(ROSHN)四个愿景重大项目的发展,目标至2025年每年对国内新增投资400亿美元。[18]同时,该计划寻求通过基金投资推动新经济领域的发展,积极投资海外科技公司,以期实现技术和知识的沙特本土化。另一方面,公共投资基金通过持股方式介入沙特银行系统管理,目前已是沙特境内前三大商业银行的最大股东。这意味着该基金分享了沙特货币局银行“最后贷款人”(Lender of Last Resort)的重要角色,并可通过持股的投票权推动各大银行更深入的介入2030愿景改革,投资沙特国内企业,实现经济发展和创造就业等目标。

        过去一百多年里,沙特金融市场的发展有自己的独特轨迹,它的每一次重大调整都源于沙特国内经济发展的剧烈变化,这为今天理解和分析沙特金融提供了宝贵的历史视角。

        沙特金融市场发轫于全球赴麦加进行朝觐活动,虽然货币兑换商已退出沙特金融舞台的中心位置,但他们确立没有外汇管制、资金自由流通的金融传统延续至今,成为沙特金融市场最重要的一个特征。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沙特获得了大量的石油财富,沙特国家金融机构开始发挥重要作用,推动金融现代化。在国王的支持下,沙特货币管理局控制了金融市场,多项发展基金在提升沙特人生活福利水平的同时,为国家工业化提供资金支持。也是在这一时期,沙特人开始在地区和全球发挥金融影响,一批沙特人走在了开拓金融的前列,成为创立和发展银行的先驱。

        2015年,萨勒曼国王继位后,沙特以石油立国的发展模式受到重大挑战,沙特政府开始推行经济社会领域的全面改革。为实现2030愿景中经济多元化重要发展目标,沙特金融市场进一步改革,一方面,密切与国际金融资本市场的联系,另一方面,确立了公共投资基金的核心地位,这完全服务于2030愿景经济多元化、扶植私营企业、推动高新技术发展的改革目标。

        (作者:刘庆龙,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文责自负。引用、转载请标明作者信息及文章出处。)

        [2] 北京大学亚非研究所西亚研究室编著:《石油王国沙特阿拉伯》,1985年9月第一版,第56页

        [3] 北京大学亚非研究所西亚研究室编著:《石油王国沙特阿拉伯》,1985年9月第一版,第69-70页